【精彩博文】周蓬安:中小学生睡眠不足,这种害人教育该休矣

(该文写于4月29日)29日,国家卫健委举办新闻发布会,介绍2018年儿童青少年近视调查结果。据介绍,监测发现,中国学生近视相关危害因素广泛存在。比如,67%的学生每天户外活动时间不足2小时,29%的学生不足1个小时,73%的学生每天睡眠时间不达标(4月29日《微博话题》)

国家卫健委宣布“73%的学生每天睡眠时间不达标”,大家一定会认为这个问题非常严重。但如果你直接去小学高年级课堂、中学课堂做个调查,你一定会发现问题更加严重,因为这个比例犹如“失业率”,也是被大大压缩过的。

教育部2017年印发的《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》,就明确“家校配合保证每天小学生10小时、初中生9小时睡眠时间。”而实际情况是,能保证9小时睡眠时间的或许只有两种人,一种是学习成绩太差,已经处于“破罐子破摔”状态;另一种就是不太花费时间学习,也能确保“学霸”地位的天才。几年前,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调查结果显示,十城中小学生平均每天睡眠时间(小时):大连7.7、沈阳8、西安8.1、济南8.2、北京8.3、厦门8.3、武汉8.3、成都8.5、广州8.5、上海8.7。几年过去后,估计情况更糟了。

我们还可以从另一方面看中国中小学生的睡眠状况,那就是近视率。应该睡眠的时间被学习占用,学习时间太长,当然会产生更多的“小眼镜”。同样是卫健委新闻发布会给出的数据显示:2018年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为53.6%。其中,6岁儿童为14.5%,小学生为36.0%,初中生为71.6%,高中生为81.0%,近视防控任务艰巨。

其实不用做调查,也不需要引用权威机构公布的数据,教育部、卫健委的领导只要去初中生的教室看看,看看有多少“小眼镜”,心里也就十分清楚了。

在笔者看来,中国教育已经出现大问题了,而问题的根源就在于已经坚持几十年的高校“严进宽出”制度。毫无疑问,这个管理制度是变态的。两年前,我在《摧残一代又一代,教育官员该有羞耻感》一文中曾直言不讳地指出,目前中国已经是教育理念颠倒到近乎变态的地步了。具体表现就在于孩子们在该玩的时候“拼命学”,即初中以下阶段的孩子原本应该“玩得欢”,可他们却在“拼命学”,弄坏了身体,害了自己一辈子;而在最该学习知识的大学阶段却“拼命玩”,弄坏了思维,也会后悔一辈子。

因为高考成为人生必走的“独木桥”,因此就得从娘胎里开始竞争,媒体甚至理直气壮地宣扬“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。笔者在《幼儿园的主要职责,是“看孩子”而不是“教孩子”》一文中,曾对幼儿园承担着不应该承担的职责进行过批评:如今幼儿园小学化现象已经十分严重,一大批人在乱喊“将幼儿教育列入义务教育”。要知道,中国初中以下的孩子普遍长期睡眠不足,已经苦不堪言,未来必定影响身体健康,甚至会影响寿命。我要说的是,“别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是个伪命题,是无良商家忽悠家长的一种卑劣手段,希望我们的主管部门,对幼儿园不要再提“教学质量”四个字,让幼儿们快快乐乐地玩几年吧。

几天前,我在小区门口看到几个四年级的孩子竟然使用拉杆箱书包,一位送孩子上学的母亲告诉我,孩子的书包都在七、八斤重的样子,背在肩上实在是够呛。可以想象其教辅书有多少?去年广州日报《“小书包”的秘密:小学生书包有多重?放了些什么?》一文曾报道,在记者抽取的样本中,小学生的书包大多集中在2.5~4千克,最轻的1.5千克,最重的7.1千克。

有关中小学生书包太沉的话题,我在十年前曾撰写《周济部长,您只需做减轻书包这一件事》一文,并在全国“两会”期间发布,在人民网、新华网引发热议。可惜,教育部长换了好几个,中小学生书包的重量却并未减下来,十年前提到的拉杆箱书包,至今仍在被使用。

学校老师弄了那么多的教辅书,孩子们就有做不完的作业,又怎么能保障他们的睡眠时间呢?因为你老师布置的作业太多,家长也不能不让孩子做。而因为应试教育深入骨髓,老师必须考虑升学率,也不能不搞“题海战术”,何况滥发的教辅书中,学校、老师还能分得“一杯羹”。因此担心,教育部拿什么确保小学生每天10小时、初中生每天9小时睡眠时间?但无论怎么说,这种害人的教育模式都该休矣

来源:新浪博客